追书啦

字:
关灯 护眼
追书啦 > 城里来了一位县太爷 > 犯病

犯病

这场雨下了两天,之后便是阴天,空气中弥漫着一gu久久不散的chaoshi,衣裳都有种shi乎乎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傍晚,屠云从城外骑ma归来时看到亓官的ma车跑得非常焦急,车架子都快颠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殷施琅问:“明日几时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屠云望着ma车,没听见他的话,暗自念叨,“难dao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公子跟你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屠云仍是盯着看,直到ma车拐弯,她看到车里坐着谢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屠云,你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驾!”屠云如离弦之箭飞出去,殷施琅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,策ma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街上人来人往,屠云的ma屡屡受阻,等到李酡颜家的时候,亓官已经进去多时,门都没来及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屠云下ma跑进去,声嘶力竭的痛喊声回dang在院内,任谁听到都不免心颤,屠云脚下一空,趴到在楼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即刻起shen,声音正是从李酡颜房中传出来的,可房门紧闭,怎么推都推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酡颜,李酡颜...”

        屠云奋力砸门,里面声音突然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趴在门上竖耳听,隐隐听到痛苦的呜呜声,像是在嘴里咬到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亓官,你开门,是不是李酡颜出事了?”一种绝望的恐惧感正在吞噬她,捶门的手也丧失痛觉。

        门终于从里面打开,亓官红着眼眶说:“我主子没事,县太爷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屠云眼神冰冷,一脚踹开门,结果看到李酡颜手脚被捆在床的四角,像个疯子一样咬着布,通红的双目狰狞,shenti痛苦抽搐,床上一片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祥叔用尽全shen的力气按住他,谢赁在一旁温针,然后刺入他的脚踝、膝盖、手腕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主子,忍忍,忍忍就过去了。”祥叔哽咽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屠云捂嘴怔住,眼泪“啪嗒啪嗒”往下坠落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久之后,李酡颜终于恢复了平静,谢赁收针,祥叔脱力,双臂隐隐打颤。

        床上李酡颜眼神呆滞,发丝狂乱,与垂死之人无差,疲惫到极致。

        祥叔抬tou看到屠云,怒喝:“谁让你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仅剩躯壳的李酡颜动了动眼珠,但有被子挡着,他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屠云默不作声,把捆在他手上的布解开,眼泪不停地掉。

        解开双手后,屠云又去解双脚,她终于看到李酡颜残跛的脚踝,与另一只脚对比起来有种畸形的纤细,上面布满凹陷的环痕,浅得还能看到淡淡的粉,深得看不到肉,只有骨tou。

        都解开后,她又拿开李酡颜嘴里的布,用袖子给他ca汗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酡颜悲凉一笑,眼里蓄满粉饰太平的水意,“县太爷来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如此无关痛yang的话,屠云突然泪奔,把李酡颜搂到怀中崩溃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屠云的反应震惊到所有人,尤其是距离最近的祥叔,他以为屠云会感到害怕,或者嫌弃,或是落荒而逃,但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亓官也跟落泪,说明主子没看错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祥叔说:“谢先生,借一步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赁点tou,背起药箱出去,却在门外看到殷施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怔怔地看着床上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祥叔什么都没说,关上门,引谢赁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酡颜睡过去,醒来便是第二天,屠云趴在桌上,gun着黑云的天让屋子也跟着发黑,唯她不曾暗淡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病的时候知dao她来,他求祥叔堵上嘴巴,让亓官把她打发走,结果这人竟然强行冲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敲敲床,屠云闻声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县太爷怎么睡在这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屠云撑膝站起,走到床边,俯shen看他红色未褪的眼睛,“感觉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酡颜淡淡看她,眼眸里看不到痛苦之色,唯剩余满满的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以为县太爷不会哭,没想到也跟平常女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记得屠云搂着他痛哭,也记得屠云为他解开捆绑,那他的tui,她肯定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比男人还坚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害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屠云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到我的tui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屠云无力摇tou,“你应该早点让我看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酡颜诧异轻笑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就会告诉你,不guan你什么样子,我都喜欢,是你想不到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酡颜惊讶之余,又感觉心中荒芜干裂的地方被滋养,一点点地修复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懂,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对自己认知不清晰。”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