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书啦

字:
关灯 护眼
追书啦 > 认知xing偏差(青梅竹马,1V1H) > 113.告别(H)

113.告别(H)

只要想象她用xiongru蹭过他周shen每一chu1的场景,阴jing2就兴奋得更胀大几分,cu长地抵上tui心,xing交般进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翘起的guitou摩ca过xue口,贴着充血张开的肉chun,将晶莹的水ye抹开,坚实的腹肌一次次压上柔ruan的小腹,每次ting腰都重重蹭过阴di。

        肉芽充血红zhong,快感强烈得有如发泡的香槟酒,腰眼酸ruan,夏棠掐住他的胳膊,低声哼鸣,不自觉躲避,但xue口仍是一次一次地被ding开,直到快感终于冲出touding。

        shi淋淋的水ye浇上zhushen,阴jing2贴着情动的花hu按捺不住地一tiao一tiao,浴室里是他们两人的低chuan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甘心只有自己表现得这么孱弱,夏棠仰tou环住陆霄的脖颈,踮起脚愤愤咬上他的hou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霄“嘶”地闷哼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男生白皙的脖颈有着修长liu畅的线条,hou结锋利,正不受控地一gun一gun,被她温热柔ruan的双chun贴上,pi肤蔓延上酡红的温度,min感得生出细小的鸡pi疙瘩。

        夏棠故意用she2尖压着动来动去的houtou,she2gen的血guan像是跟着它一同bobotiao动,she2面贴着摩ca而过,恶劣地画了个圈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前人的肌肉隆起,在她耳畔沉声低chuan,声音哑得像被砂纸磨过。夏棠被他圈在怀里,感觉得到他的心脏在xiong腔里急促tiao动,砰砰仿佛鼓点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霄握着她的腰cao1进来,手指差一点失去控制地用力,在侧腰上留下鲜明的指痕。夏棠自觉张开双tui,缠上他的腰。

        昨天才刚刚cao1过好几次的xue,今天甫一进入,ruan肉又从四面八方拥来,绵密地xi附,有如一片天堂似的泥沼。

        花洒打开,水liu过touding和耳后,从肩膀落下顺着冲去泡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夜晚还很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从浴室zuo到房间,从书桌zuo到床上,好像要把能试的姿势都试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到后半夜,房间的垃圾桶里满是用过的避孕套,夏棠刚刚又高chao过,无力地趴在床上,被他换了个方向,从后面进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枕tou垫在她的小腹下,抬起下shen,两ban雪白的tun肉被撞得红zhong,寂夜里水声交织着肉ti相击的啪啪声,清脆又淫糜。

        夏棠把tou埋在毯子里,han混地咬着毯子呜咽,从嘴角liu出的唾ye在mao巾毯上泅出一小块shi痕,肉棒插进ti内,搅出快感,手指抓着床单,全shen发颤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她整片光luo的后背,pi肤hua腻,散着乌黑凌乱的长发,中间纤细的、弧度分明的脊沟一直延伸到尾椎。

        tunban翘起,赤红的阴jing2在tui间进出,带出一点nen红的ruan肉,再插回去时,咕啾的水声伴随着tun肉的轻颤。

        陆霄扣着她的腰,ti能仍然游刃有余,汗珠从鬓角liu下,落在她的背上,啪嗒一下有如烛泪,tang得小xue一缩,被这么一点浅浅的刺激又带上chaochui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面ting腰,一面伸手摸到交合chu1,一手的shihua黏腻,指腹压着花di,让夏棠忍不住呻yin着抬腰躲避。

        窗外街dao空dang无人,只有路灯还亮着一盏暗淡的微光,萤火虫在草丛阴影chu1游曳,陆霄居高临下,好整以暇地问dao:“有没有数过,你今晚高chao了几次?”

        夏棠眼前一片白茫茫,眼睫低垂,脑子混沌得gen本不想回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下次再数吧。”陆霄自己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低tou吻她的后背,ting直的鼻梁骨轻抵颈窝,扣着腰把xingqi留在她高chao中的甬dao里,膨胀she1jing1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行前的最后一个夜晚,室内情yu的气味满得要溢出窗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用掉最后一个避孕套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两个人坐在桌上吃早饭。夏棠端着小米粥,ding着两个黑眼圈,努力装得睡眠充沛。

        外婆一边给他们端来煎饼,一边抱怨说:“同学大老远来一趟,怎么也不再多待两天,假期还有这么长,何必今天急着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棠把薄煎饼撕吧撕吧sai进嘴里,鼓着腮帮子解释:“他家里guan得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霄来的时候两手空空,走的时候却带上了行李。

        夏棠把他的墨镜、衬衫、沙滩ku,打包进袋子里装好,另外还提着一袋外婆递来的煮鸡dan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太系着围裙送他们到门口,陆霄一直到最后都装得很礼貌,回shen,微微低tou说:“外婆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次再来玩啊。”外婆关切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夏棠撇了撇嘴心想,明明这又不是他外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他抓住后狂艹(1V1糙汉) 诱哄(秘书 高H) 绵绵我意(sm调教h) 总有人想独占她(女尊 npH) 寡妇门前(糙汉H) [快穿]系统坑我没商量